自己如何建立一个网站:涨粉最快的10个VTuber虚拟主播,都来自hol
本文摘要: 粉丝增加最快的10个虚拟主播,都来自hololive。而它,却其实不是一家虚拟主播运营公司。作者:KUsari在VTuber(virtual YouTuber,虚拟主播)领域,绊爱“粉丝一姐”的位置仍难被撼动。截止2020年5月25日,绊爱和绊爱(游戏)两

粉丝增加最快的10个虚拟主播,都来自hololive。而它,却其实不是一家虚拟主播运营公司。

作者:KUsari

在VTuber(virtual YouTuber,虚拟主播)领域,绊爱“粉丝一姐”的位置仍难被撼动。

截止2020年5月25日,绊爱和绊爱(游戏)两个账号在YouTuber的粉丝数分别达到了272万和145万,包办了粉丝排名Top10的第1和第2名。

但也是在这个排名里,我们看到了呈现在第8和10的“两个新面孔”——白上吹雪和湊-阿库娅,它们均来自同一家公司——hololive。

hololive(日语:ホロライブ)是COVER股份有限公司制造的虚拟YouTuber捕捉App,亦指旗下虚拟YouTuber组织。2019年12月2日,hololive、holostars、INNK Music合并,统称为hololive production。2020年5月初,该公司取得了新一轮7亿日元融资。


(数据来历→virtual-youtuber.userlocal ;统计时间→2020年5月2日11:00)

而在粉丝增加排名Top10里,十个榜单位hololive就拿下了10个。


(数据来历→virtual-youtuber.userlocal;统计时间→V2020年5月25日14:00)

在VTuber领域,hololive的开展迅猛。这和它背后的技能、模式有着直接的关系。

hololive(日语:ホロライブ)是COVER股份有限公司制造的虚拟YouTuber捕捉App,借助iPhone X的Animoji功用,App可以捕捉使用者的面部表情,并对应到相应的虚拟形象进步行直播。

迈入2020年,虚拟偶像直播在YouTube上掀起了一股热浪,国内虚拟主播直播带货也在兴起。hololive能在较短时间内,让多个账号在YouTube具有超过30万以上的粉丝,其背后的运营模式值得我们重视。


hololive是一个App

晋级为虚拟偶像的直播动捕APP后,火了

现在,hololive旗下出道的虚拟艺人已超过了36人。

hololive诞生于2017年12月21日,起先是一款用于观看虚拟JK(女高中生)时乃空在AR技能下的投影和直播的智能手机App。在VTuber掀起热潮的2018年,hololive于4 月5日上线了一个最新版本——晋级为一个虚拟偶像的直播动捕App,与直播软件Mirrativ合作使用。

通过不断的产品迭代,2019年7月更新后版本,hololive就现已推出多人3D模型的实时直播功用,虚拟偶像联动从2D空间进化到3D空间。

其背后的母公司Cover股份有限公司,在VR、AR、5G等技能领域颇有建树。现在,公司主要事务有VTuber的制造和运营、VR·AR的直播体系和虚拟偶像周边衍生品事业。技能是这家公司安身的底子,Cover也在开发虚拟偶像的AR演唱会,由公司或合作的工作室进行演唱会现场转播。


(hololive官网)

而作为虚拟偶像的直播动捕App的hololive,火了。

带火这款App的,除了背后的技能支撑,还有在App打开活动的VTuber。

2018年晋级为效劳于VTuber的动作捕捉App后,同期在App上开展活动的VTuber有时乃空、萝卜子、樱巫女、星街彗星。因为那时她们并不是hololive旗下VTuber集体的正式成员,为了和hololive集体接下来的成员区分开,通常称她们为“无印组”或者“0期生”。

作为hololive最初的VTuber,时乃空原本是为了演示hololive这一App的VR/AR技能而设计出来的。这一形象于2017年6月13日呈现,同年9月7日开始在YouTube活动,12月12日正式作为虚拟偶像出道,为hololiveApp引流。她的设定是虚拟JK,喜欢唱歌和惊骇游戏,她的梦想是在横滨体育馆开Live。出道后每周时乃空都会在YouTube做直播,后来参加各类掌管、翻唱、合唱、跨界活动不断积攒人气。像一名真实的偶像一样活动。


(时乃空新造型)

现在一提到hololive,业界和粉丝首要想到的便是COVER股份有限公司所开发出的VTuber发布体系,以及通过这个别系开展活动的女性VTuber集体。时至今天,hololive不只有了专属的VTuber事务所,并且同样成为业内著名的VTuber品牌。至2019年景员不断添加,增加为业内少见的大规模。

1期生白上吹雪,2期生湊-阿库娅等成员在Bilibili上也有很高的人气。主要活动内容除了所属艺人在频道内进行的直播外,每周还会更新动画短片和原创歌曲,也会举行试唱活动。

2019年是hololive取得重大打破的一年。

hololive在2019年完成了1期生、2期生、gamers和三名3期生的3D化;设立唱片公司INNK MUSIC和男性VTuber集体HOLOSTARS;AZki,星街彗星(出道时仅作为个人VTuber,无所属事务所)移籍至hololive;7月至9月举行“hololive summer”活动,hololive成员身着3D泳装进行直播、参加各类企划活动;8月15日发行由hololive全体成员演唱的乐曲《Shiny Smily Story》;10月6日,时乃空的初次个人Live“Dream!”开办。


(hololive成员)

以时乃空为例,她每周四晚8点都会进行守时直播,直播风格类似于电台,注重和粉丝的交流和互动。她有时会在直播里使用电子琴即兴作曲弹唱。除了守时的直播外,她还会投稿惊骇游戏实况和翻唱的歌曲。除了自己的单独活动,她还会与其他VTuber(如富士葵、Azulim等)进行联动翻唱歌曲,或者参加线上的虚拟活动(如2018年12月31日niconico举行的虚拟跨大年夜活动)

时乃空其实不止是做虚拟直播,她的活动规模在不断扩展。2019年3月时乃空作为歌手正式从唱片公司Victor Entertainment出道,发行首张个人专辑《Dreaming!》,并于首周打破6000张销量。为了成为可以独当一面的偶像,她还以演员的身份出演了电视剧《四月一日一花》,并在Tokyo FM 《そらあおと!》播送节目中担任MC。她成功地在2019年10月6日举行了初次个人演唱会“Dream!”。除了偶像会做的各类工作外,她还积极参加跨界联动。如2019年11月27日和手游《碧蓝航线》的联动,时乃空作为正航(CV)上台,hololive的其余成员也参加了这个联动。

2019年12月2日,为了最大限度使用公司的资源、提高运营功率、强化对所属VTuber的支撑体制,hololive旗下的三大运营体系——女性VTuber集体hololive、男性VTuber集体stars、唱片公司INNK Music合并为hololive production。合并后的三大集体仍由各自的生意人负责运营。

hololive production在2019年1月8日与bilibili达到合作,正式开始中国区的活动。时至今天hololive在中国的知名度也大大提高,其在Bilibili上粉丝累积超过400万人。除了时乃空、夜空梅露、萝卜子等高人气VTuber,还有holilive中国的VTuber夜雾、希薇娅等(活动于Bilibili)

此外,旗下的印尼VTuber——Airani Iofifteen、Moona Hoshinova等也于2020年4月开始活动。hololive中国和hololive印度尼西亚的运营均为hololive production在开辟海外市场过程当中本乡化的产品。


(白上吹雪)


(hololive旗下三大集体)

也就是说,仰仗活跃在平台的众多VTuber,hololive正在海外市场取得更高的知名度。

值得留意等是,这个App背后的母公司Cover,其实不是一家打造虚拟偶像表演体系的公司,其运营方式和Activ8、彩虹社运营公司“Ichikara”等有巨大等不同。


探究线下和线上场景的结合

比如,hololive线上转播虚拟偶像的线下AR演唱会

直播是趋势,也是现在竞争剧烈的领域。

5月24日14点,VTuber新增粉丝最多的10个主播,都来自hololive。她们是怎么从上万个主播崭露头角,被粉丝喜爱的?

除了背后的技能,也和hololive的运营有直接的关系——长于调动粉丝的期待值、给活动造势。比如,2019年震动业界的“hololive summer”活动。“hololive summer”期间,hololive做公布泳装形象的直播、发布全体成员演唱曲目,逐步提高粉丝的期待值,吸引足够的重视。接着在Comic Market举行前夕发布商品和coser阵型,使之变成了一场隆重的活动。


(hololive全体曲《Shiny Smily Story》泳装版MV)

其次,hololive懂得怎样与粉丝坚持适可而止的间隔感。

依据问卷调查和分析,hololive的粉丝主要是20代、30代的男性。hololive现在虽然期望能扩展粉丝数量,可是不会为了扩展重视群体而去牵强改变方向。他们会和所属的VTuber商议,将其本身的特性和想要去完成的事有机结合,从而吸引更多粉丝。同时建立男性VTuber集体HOLOSTARS,使之和hololive的女性VTuber各自开展。

运营方没有对VTuber们的活动作出强制,而是认为支撑她们自己的梦想最重要。但其实不是标明VTuber可以为所欲为,要使得VTuber自己和公司一同生长。在她们遇到困难和烦恼时和她们商谈,在察觉她们需要歇息时及时给出建议。

在获取粉丝信赖方面,hololive积极地做到了信息公开。有新的活动和宣传时,hololive会给出十分详尽、同时让一般的粉丝能读懂的新闻报导,让我们了解hololive运营的方向。但有时信息发布就在活动开始前不久,这样让人看不清运营状态,极可能会让粉丝感到不安,这将会是hololive今后想要改善的一个重点。在遇到问题和麻烦时,COVER股份有限公司CEO古乡元昭会充当指挥手,使全社人员迅速做出对应。古乡会通过note和社交平台标明自己对VTuber和业界前景的观点,广泛赢得社员和粉丝的信赖。

为了回应粉丝的期望、让更多企划平稳运转、让VTuber更积极地投身活动、使公司在残酷的市场环境下存活下来,除了构建坚实有力的组织、进行包括添加运营人员在内的体制强化的同时,hololive还着力于打造独立的、具有个性的VTuber品牌。为了完成这一方针,每周日会更新一部网页动画《holo的涂鸦》。

通过这个动画,能够让粉丝了解各个VTuber的个性,也使hololive的TV动画可以具有更多内容。除此此外,hololive还积极让VTuber参加外部活动,比如让大神澪向现役占卜师学占卜,让湊-阿库娅和股份有限公司SQUARE ENIX的游戏LAST IDEA进行联动等,让她们在涉猎各领域的过程当中生长,取得只有在hololive才有的创始性。


(连载动画《holo的涂鸦》)

作为VTuber背后的运营方或技能支撑方,hololive火了。

现在,它一边通过平台上的虚拟偶像在中国、印尼等市场打开知名度,一边继续深耕技能,探究运用场景的多元化。

2020年3月1日,hololive旗下VTuber星街彗星的3D直播在技能层面震动了众多粉丝。相比以前的3D直播(如2019年白上吹雪的生日会Live),这场直播在舞台特效方面做出了重大打破,镜面加工的地上和聚光灯下的明暗体现的加入使得舞台效果更加梦境逼真。尤其是镜面反射和光源关系的处理,让观众具有如临现场般的观感。

假如说2018年以网页为重点的VTuber是第1时代的话,2020年大规模选用线上线下活动相结合的形式、使VTuber更加商业化的企业运营VTuber则可以被称作第2时代。

在这一过程当中VTuber企业纷繁学习真人文娱的商业化运营模式,举行各类线上、线下活动,注重和粉丝的双向互动,添加所属VTuber在各类媒体上的曝光率。接近真人偶像的活动和运营,再加上VTuber独有的技能优势带给粉丝的观赏体验,能够使VTuber在剧烈的竞争中崭露头角。

据了解,Cover也在开发虚拟偶像的AR演唱会,或由hololive进行演唱会现场转播。

在hololive这款App的开发上,Cover现已投入了2亿日元(约人民币1300万元)。在今后打造品牌个性时,hololive最垂青的仍是技能——准备好3D工作室和直播设备、提高表演能力,用实力说话,将会吸引更多粉丝。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或发布者个人观念,不代表(www.lmnkf.cn)及其所属公司官方发声,对文章观念有疑义请先联络作者或发布者自己修正,若内容触及侵权或违法信息,请先联络发布者或作者删除,若需我们协助请联络平台管理员,Emailcxb5918(本平台不支撑其他投诉反馈渠道,谢谢合作)。若需要学习以上相关常识请到巨推学院观看视频教程,网站地址www.tsllg.cn。

相关内容